• <track id="r6pkz"></track>
    <acronym id="r6pkz"><label id="r6pkz"><xmp id="r6pk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
    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    古村落的新式“敲鐘議事”——探尋綏中西溝村駱臺子屯的社會治理轉變

    來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駐葫蘆島記者 鄭子超 | 發布時間: 2023-02-13 10:46

      綏中縣永安堡鄉西溝村是一個被長城和長城文化包圍的村落,是“第二八達嶺”的所在地,是明代守軍建長城、守長城而形成的村落,還是錄入“中國第三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”的古村落。

      在西溝村,有葉、金、曹、王、胡五大姓和一個略小的駱姓,皆為明代守軍后裔。駱姓集中居住在駱臺子屯,戶僅三十有余,常住人口一二百。在這個小屯子里,進行著從“敲鐘議事”的村民自治到社會治理現代化的轉變。

    千年老榆樹上掛的“鐘”,是駱臺子屯傳統自治的符號象征。

    千年老榆樹上掛的“鐘”,是駱臺子屯傳統自治的符號象征。

      “鏜鏜鏜……”“各家各戶,拿上家伙,出工嘍!”村里上了年歲的人對當年生產隊隊長敲鐘催工有著很深的記憶,同樣,他們也記得村支書敲著鐘喚“出來接水啦!”記得“族老”敲著鐘喊“當家說了算的都出來議事啦!”而“議事廳”就是掛著鐘的那棵千年老榆樹下。

      這就是駱臺子屯曾經傳統但權威的村民自治方式。

      “鐘呢?”記者并沒有在老榆樹上見到傳說中的大鐘,反而看到一塊厚鐵片。

      “原來真是一口大鐘,后來壞了,換了一口小鐘,再后來掛的是一個犁鏵片子?!庇写迕窠忉尩?。據說,這個“敲鐘議事”的習俗已經承襲了數百年,或許真的可以追溯到明守軍時期。

      “現在鐘還敲嗎?”這問題讓西溝村黨支部書記葉德紅有些唏噓:“不常敲了,過時了!現在有手機通信了,建微信群了,都現代化了,哪還用得著敲鐘?”

      那么,在這個小屯子里,“敲鐘議事”這樣的傳統自治真的完全成為“過去式”了嗎?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鐘聲雖黯,但余韻猶存!“敲鐘議事”傳統自治的底蘊成為現代化社會治理的基石。

     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駱臺子屯保持著與當今社會治理“矛盾不出村”相對應的“壞事別出門”,保持著與當今“共建共治共享”相對應的“一家的事就是大家的事”,保持著與當今“評理說事”相對應的“議事廳下來說道”,還保持著與當今“法治社會”相對應的“別惹事生非”……屯子里的“族老”換成了老黨員、德高望眾的村民小組長、網格員,“議事廳”被說理點、調委會所取代。自治、法治、德治構成了這個小屯子社會治理的內核。

      “‘敲鐘議事’的方式變了,但變的只是方式,傳統自治的功效并沒有變,這是與時俱進的變化?,F代化的治理,信息更暢通,溝通更方便,形式更多樣,思路更靈活,民意更通達?!比~德紅舉例說,鄉里接到“上級”指令,轉到村“兩委”,村“兩委”會通過“西溝村百姓關注群”“網格員工作群”發布信息,各網格員又在各村民組、屯的“網格群”里發信息,政策全體村民可見,落實既快又好。

      政策落地快,村民得實惠,駱臺子屯的經濟發展方式在縣域經濟的“大盤子”下也隨之變活,告別了過去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靠地種糧”的單一農耕方式,年輕人都會在“上邊”的組織和指導下外出淘金,這個不起眼的小屯子每家年收入都在萬元以上。社會治理的良好功效在鄉村振興發展上得到了驗證與體現。


    24小时日本高清WWW,婷婷色爱区综合五月激情韩国,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,上学不准穿内裤打开腿惩罚
  • <track id="r6pkz"></track>
    <acronym id="r6pkz"><label id="r6pkz"><xmp id="r6pk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