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食是有趣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曹一鳴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3-10-20 12:04

  我試圖用最有煙火氣的語(yǔ)言去解釋關(guān)于監獄警察這份職業(yè)和我的關(guān)系。

  (一)新鍋

  魚(yú)頭覺(jué)得自己雞肋,生怕被丟進(jìn)垃圾桶。剁椒正因為自己的破損和不完整而難過(guò)。一朝相遇,轟轟烈烈,方知世間有剁椒魚(yú)頭這般美味。趕不上烤箱排隊的地瓜其實(shí)根本無(wú)需神傷,只要等冰糖熬出焦糖色,拔絲就是王冠上最閃耀的頭紗。

  生活的不可預見(jiàn)性總讓故事的開(kāi)篇顯得有些許晦澀難懂,就像我們的相遇。

  這是一個(gè)陌生的身份,更是一個(gè)全新的開(kāi)始。身份的轉換必然帶來(lái)些許不適感和迷茫,這三年是我身份轉換的適應期,正是新鍋配新灶,是對廚師手藝的極大考驗。

  最初對監獄警察的認識是模糊的,給自己的定義是從濟南來(lái)大連的小會(huì )計??晌疫@口新鍋還沒(méi)放到灶上就接到輪訓的指令,便匆匆離開(kāi)這個(gè)不甚熟悉的城市去了另一個(gè)更陌生的城市。

  眾所周知,新的鍋子買(mǎi)回來(lái)需要清洗、干燒、涂油、熱鍋、靜置一段時(shí)間,經(jīng)過(guò)這樣處理的鍋炒菜才不容易粘,這個(gè)過(guò)程就是開(kāi)鍋。當時(shí)的自己就是一口新鍋,對警察的認知不甚了了,對監獄警察更是知之甚少,加上特殊情況的封閉執勤模式、異鄉人毫無(wú)歸屬感的雙城奔走,第一次輪訓的經(jīng)歷就好比開(kāi)鍋的過(guò)程,讓我有一種被架在火上干燒的焦慮。這個(gè)過(guò)程絕對談不上美妙,好在也不乏溫暖。

  很多時(shí)候,能堅持走下去總是得有點(diǎn)什么慰藉和執念,所幸,那段經(jīng)歷,讓我明白了何為袍澤和初心。別擔心自己現在磕磕絆絆、一無(wú)所有。一籠饅頭出鍋要30分鐘,紅燒肉收汁需要5分鐘,哪怕把蒜泥和醋倒到小碟子里也需要1分鐘攪拌在一起。

  何須因當下的焦慮而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?警徽熠熠本就是一種驕傲。幸得相逢,遇見(jiàn)就是上上簽,所以請你一定要一而再、再而三、千次萬(wàn)次地堅定你的堅定,選擇你的選擇,直到清風(fēng)拂面,時(shí)間嘉許。正如今年那天,疫霧散,云正開(kāi),塵世有春光,渡河而來(lái)。

  (二)西紅柿

  我到底該怎么理解“適合”這個(gè)詞呢?從物質(zhì)角度?從精神領(lǐng)域?或者理解為它闡述了一種關(guān)系,比如我和監獄警察這份職業(yè)。

  這份職業(yè)帶給我的情緒絕非單一的,在一切順利的時(shí)候我總是樂(lè )觀(guān),堅信滿(mǎn)懷希望就能所向披靡。但沮喪的時(shí)候我又會(huì )覺(jué)得,滿(mǎn)懷希望就會(huì )被削成土豆泥。

  后來(lái),我發(fā)現合適本身是一種接納后的融合。所以當西紅柿擁有新身份——番茄醬的那一刻,薯條不是它的唯一選擇,熱狗可以,意面可以,披薩炸雞也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茄汁鲅魚(yú)或者糖醋里脊也很棒。當我發(fā)自?xún)刃慕蛹{這個(gè)新身份后便發(fā)現,監獄警察和會(huì )計、女兒等各種身份都適配度極高,它就像是我的番茄醬,只要愿意,萬(wàn)物皆可蘸。當合適發(fā)展到下一個(gè)階段時(shí),那種大概就像是沒(méi)了番茄醬的茄汁鲅魚(yú)根本不存在,沒(méi)有西紅柿的番茄炒蛋也不叫番茄炒蛋。沒(méi)了監獄警察身份的我,竟然找不到自己,是不是也是很有趣的邏輯?

  所以啊,那一刻我意識到,人生是用來(lái)體驗的,不是用來(lái)演繹完美,在整個(gè)職業(yè)生涯過(guò)程中,原諒自己的遲鈍和平庸,一切都不用慌、不必慌、不屑慌。哪怕有失意也當作是嘗鮮,哪怕帶著(zhù)缺憾也拼命綻放。就像是這四方食事有各色菜式,總歸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口味,所以啊,時(shí)不時(shí)也睡個(gè)懶覺(jué),醒來(lái)多加餐,時(shí)不時(shí)回頭看看,百味是人間。

  (作者單位:大連南關(guān)嶺監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