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愿天下無(wú)毒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于曉紅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1-12 10:28

  閑暇時(shí)我重溫了電影《門(mén)徒》,禁毒警察與毒梟斗智斗勇的情節,還有吸毒女阿芬和她女兒的故事線(xiàn),不禁讓我想到了4年前自己還在禁毒大隊工作時(shí)的那一幕。

  那是2018年冬季的一天,剛吃完午飯,我和戰友便得到線(xiàn)索:一女吸毒人員駕車(chē)正在趕往去桓仁的路上,車(chē)上疑似載有毒品。我和其他民警在大隊長(cháng)的帶領(lǐng)下兵分兩路立即堵控。誰(shuí)知車(chē)輛行至四道河時(shí),嫌疑人丟掉手中的毒品,棄車(chē)往附近山上逃跑,我們隨后緊追,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她擒獲。我一把控制住嫌犯的手準備搜身,她下意識捂住肚子喊:“輕點(diǎn),我懷孕了!”我不禁打量起她,瘦瘦的身材,蠟黃的面容,要不是凸起的腹部根本看不出已經(jīng)懷孕7個(gè)月了。零下10攝氏度的天氣,她衣著(zhù)單薄,在其他民警進(jìn)行搜查取證的過(guò)程中,她凍得縮成一團,臉上表情卻是淡然。

  我知道她是“慣犯”,光戒毒所就進(jìn)去了好幾次,或許她覺(jué)得肚里有“保護傘”,量我們也不能拿她怎樣。返回縣公安局的路上,隨著(zhù)汽車(chē)的顛簸,她依偎在我肩膀漸漸入睡,若是以往我肯定會(huì )把嫌疑人叫醒:“給我離遠點(diǎn)!”但這回我并沒(méi)有打擾她。身為人母,我知道懷孕的時(shí)候都會(huì )犯困。

  回局后,尿樣檢測她還算配合,審訊過(guò)程中,她多次出現了身體抽筋、頭暈、呼吸困難、流淚等癥狀,我取來(lái)了熱水、食物、厚衣服,扶著(zhù)她休息一會(huì )兒后再繼續訊問(wèn),從當天晚上7點(diǎn)到第二天凌晨1點(diǎn),筆錄材料才完成。由于嫌疑人正處孕期,辦取保候審需開(kāi)手續。凌晨?jì)牲c(diǎn),我們帶著(zhù)她去醫院做彩超。她說(shuō),她一次也沒(méi)孕檢過(guò),就連得知懷孕都是上次辦案單位將她查獲體檢時(shí)驗出來(lái)的。

  檢查結果顯示胎兒比較健康,看得出她格外開(kāi)心,返回的路上還要求去粥店買(mǎi)了兩碗粥補充補充營(yíng)養。一路上,她和我聊了很多關(guān)于她的經(jīng)歷,從小受過(guò)的苦,還有在戒毒所的日子。她說(shuō)那時(shí)候打算去醫院把孩子做了,當胎心監測儀的喇叭里傳來(lái)一聲聲“咚咚咚”的心跳聲時(shí),她哭了。

  孩子就這樣留了下來(lái)。

  我們連夜整理材料。次日中午,當一切手續辦完,我們讓她回了家。再后來(lái),她剖腹誕下了一名男嬰,待哺乳期結束,她將在監獄中度過(guò)漫長(cháng)的十二年……

  從警十年,從事禁毒工作五年,接觸過(guò)形形色色的隱君子,見(jiàn)過(guò)一個(gè)個(gè)支離破碎的家庭。而我接觸的這位母親,她出獄后會(huì )不會(huì )是個(gè)稱(chēng)職的媽媽、她的孩子是否健康、未來(lái)將會(huì )怎樣,都是未知數。想到這里,我瞬間感覺(jué)肩上的擔子更重了。

  每個(gè)人都有自己的夢(mèng)想,每個(gè)行業(yè)都有自己的使命,作為一名禁毒警察,我的夢(mèng)想是——愿歲月靜好,愿天下無(wú)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