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點(diǎn) 名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田傳臣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1-19 09:41

  “稍息、立正,隊長(cháng)同志,學(xué)院一隊點(diǎn)名前集合完畢,請指示,值班員劉偉!”隨著(zhù)這一聲,就見(jiàn)已經(jīng)年近七旬、滿(mǎn)頭白發(fā)的老隊長(cháng)兩眼放光,挺胸抬頭走到隊前,展開(kāi)花名冊,鏗鏘有力地說(shuō)道:“點(diǎn)名,大家請稍息!”一聲聲“到”“到”,宏亮的聲音響徹燈火通明的大廳。

  隊長(cháng)帶著(zhù)老伴來(lái)旅游。同在一座城市,曾經(jīng)他手下的兵,為了歡迎他們的到來(lái),認真策劃了一場(chǎng)有兵味的點(diǎn)名活動(dòng)。

  點(diǎn)名,是部隊軍人生活的一項制度,主要清點(diǎn)人數,總結一天工作情況,部署次日工作或傳達上級的命令和指示。

  初到部隊,第一次點(diǎn)名,我們這批來(lái)自五湖四海的新兵,當新兵連連長(cháng)點(diǎn)名時(shí),答什么的都有,有答“有”的,有答“在”的,聲音有大的,也有小的,一聽(tīng)聲音就知道是稚嫩的新兵蛋子。第一次點(diǎn)名時(shí)還鬧出了笑話(huà)。連長(cháng)點(diǎn)到一個(gè)叫“熊樣”的新兵時(shí),沒(méi)有人應答,我還奇怪這大千世界還有叫這名字的,也許為了好養活,父母才起這樣的名字吧。在狐疑的時(shí)候,連長(cháng)又大聲地重復了“熊樣”的名字,這時(shí)候,一個(gè)怯怯的聲音低低地傳來(lái),“首長(cháng),我不叫熊樣,我叫熊祥?!鳖D時(shí),滿(mǎn)場(chǎng)哄堂大笑。連長(cháng)趕緊向熊祥賠禮道歉,為了找個(gè)臺階下,連長(cháng)把文書(shū)找來(lái),讓文書(shū)登記新兵名字的時(shí)候一定不要寫(xiě)連筆,要一筆一劃地寫(xiě),這樣就不會(huì )出現錯誤了。

  為了訓練好口號,發(fā)出真正的膛音,真正體現出軍人口號的陽(yáng)剛之美,我的班長(cháng)帶著(zhù)我們早晚都要練習呼喊各種口號,直到他認為達標了才算合格,經(jīng)過(guò)新兵的嚴格訓練,我的聲音不再是從嗓子里拼命喊出來(lái)的了,而是從胸膛里發(fā)出的渾厚聲音,班長(cháng)說(shuō)我有點(diǎn)老兵的味道了。

  新兵訓練結束后,我被分配到全訓連隊,早就聽(tīng)說(shuō)這個(gè)連長(cháng)非常厲害,我不知道所謂的厲害指的是什么,但連隊第一次點(diǎn)名的時(shí)候,我就領(lǐng)教了他的厲害。當值班排長(cháng)整隊報告完畢,個(gè)子不算太高、滿(mǎn)臉黑黝黝的連長(cháng)開(kāi)始點(diǎn)名了,他點(diǎn)名時(shí)霸氣十足,聲若洪鐘,每一個(gè)連隊老兵應答“到”的聲音也是氣勢磅礴、利落干脆。當點(diǎn)到一個(gè)新兵時(shí),竟因為聲音不響亮,被連長(cháng)來(lái)回點(diǎn)了三次,還是認為不合格。最后,連長(cháng)讓他必須在一個(gè)月內練習達標,否則只能去炊事班燒火或去養豬。連長(cháng)的這次點(diǎn)名,讓我的雙腿竟有些發(fā)抖,我知道,這是一種心虛的表現,也警示我要在今后的各項訓練中,必須吃苦在前,練好本領(lǐng)。連長(cháng)有一個(gè)帶兵的理論:全訓連隊的兵就應該嗷嗷叫、口號震天響,干什么都得有氣場(chǎng),一個(gè)應答“到”都軟綿綿,那還能干什么?

  在軍校的三年時(shí)光里,隊長(cháng)也組織我們多次點(diǎn)名,磨練了大家的軍人鋼鐵本色,在一次次點(diǎn)名中提高了管理能力,也為到基層連隊開(kāi)展工作打下了扎實(shí)的基礎。

  離開(kāi)部隊到地方工作,點(diǎn)名這項制度也離我遠去了,從點(diǎn)名慢慢轉變成關(guān)注遲到和早退等工作紀律。

  當隊長(cháng)點(diǎn)到我名字的時(shí)候,我習慣性由稍息轉變?yōu)榱⒄藙?。心里一熱,隨著(zhù)應聲答“到”。雖然內心知道這是一個(gè)重溫軍旅生活特意設計的環(huán)節,卻不知道為什么,眼里的淚水竟不自覺(jué)地流了下來(lái)。

  點(diǎn)名,這強大的氣場(chǎng),怎能不讓我激動(dòng)和感慨;點(diǎn)名,讓我的心又年輕了起來(lái),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燒的歲月;點(diǎn)名,一聲聲響亮的應答,是我心中很美好的回憶。

 ?。ㄗ髡邌挝唬荷蜿?yáng)市公安局禁毒支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