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爹 爹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王 丹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1-26 09:51

  我出生在遼西一個(gè)偏僻的小山村,房前連綿群山,屋后潺潺流水。那一年已經(jīng)兒女雙全的爹媽遇到了我,偏偏又舍不下,于是而立之年的他們多了一個(gè)“墜根茄子”。

  我媽年輕時(shí)積極向上,早早就入了黨,接受新事物也很快。聽(tīng)我媽說(shuō),我姐出生后叫了好幾年爸,等我哥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時(shí),家族中的長(cháng)者發(fā)了話(huà):“家家都喊爹,你家非得整這格路事兒,叫啥爸?”于是到我出生后張嘴直接喊爹,一直叫到現在。

  我爹曾一身戎裝戍守過(guò)某一方,復員后又在礦區當過(guò)礦工。從我記事時(shí)起,我就是陪著(zhù)爹爹吃“小灶”的,往炕頭主位一坐,啥好吃啥。那時(shí)物資真匱乏,能吃上一頓燉豆腐都是美味大餐!雞窩里的雞蛋更是珍貴無(wú)比,都是攢著(zhù)來(lái)了貴客才炒上一盤(pán)。那時(shí)我爹出工回來(lái),總會(huì )像變戲法似的掏出幾個(gè)糖球。后來(lái)大姑的孫子摸著(zhù)門(mén)道了,總在我爹回來(lái)的路上設卡截留一部分。

  農閑時(shí),晚上會(huì )在村部的空地上放露天電影,我哥永遠是爬墻頭看的人,而我甩著(zhù)兩個(gè)羊角辮永遠是騎在我爹脖頸上觀(guān)看的那個(gè)。

  我爹手很巧,農忙時(shí)姐姐哥哥上學(xué),我就跟著(zhù)爹媽下地,這時(shí)候我爹就會(huì )拔點(diǎn)狗尾巴草,左扭右扭三兩下就給我編個(gè)小貓小狗啥的,能玩上好一陣。

  八歲那年,為了我們三個(gè)孩子的前途,爹媽做出重大決定:舉家南遷。這一決定改變了我哥我姐和我的人生軌跡,也讓爹媽又多辛苦了半輩子。初到遼南,入眼的是一馬平川的蘆葦蕩,毫無(wú)遮攔的北風(fēng)吹得門(mén)窗嗚嗚作響。我和我哥趴在被窩里大眼瞪小眼,哪里還有那山高水長(cháng)??!爹媽從頭開(kāi)始,要了宅基地之后,家里的一磚一瓦都是爹媽自己壘起來(lái)的,屋里的門(mén)窗也是爹自己當木匠做的,為此爹還被電鋸吃掉了一截手指。

  我們在遼南扎了根。

  我爹多高的文憑我還真不知道,這些年需要出頭辦事都是我媽跑,為此老太太的抱怨有一籮筐。不過(guò)我記得我學(xué)習詩(shī)詞時(shí),我爹竟然能大段大段地背下來(lái)。

  我爹較真死板,認準一件事都不變通,當年學(xué)會(huì )一樣小買(mǎi)賣(mài)就原地干十多年,不轉行、不投資。前幾天在我家小區門(mén)口碰到一個(gè)曾和他同行的人——已經(jīng)開(kāi)了四家水果超市了。好在我們兄妹還算爭氣,靠著(zhù)爹媽一分一厘賺下的辛苦錢(qián)完成了學(xué)業(yè)。

  那些年,因當地沒(méi)有人管爸叫爹的,怕人笑話(huà)土,所以我從不當人面說(shuō)我爹怎樣怎樣,好在愛(ài)人入鄉隨俗挺快,沒(méi)多久比我叫得順溜,和我爹相處得比我們幾個(gè)兒女還好,把我爹哄得挺樂(lè )呵。等我有了孩子,為了幫我帶孩子,一輩子沒(méi)下過(guò)廚的老爹竟然學(xué)會(huì )了熬粥、煮面、蒸雞蛋羹,把個(gè)七八個(gè)月大的孩子也照顧得白白胖胖的。直到現在,我兒子依然和姥爺是最親的。

  爹是老派作風(fēng),他從不當著(zhù)兒女的面表現對子女的愛(ài)。我姐當年出嫁時(shí)婆家有個(gè)風(fēng)俗,爹和妹妹不準去,那時(shí)我年齡還小,只為沒(méi)參加姐姐的婚禮生氣,而同樣在家的爹竟然一天沒(méi)閑著(zhù),干會(huì )兒這干會(huì )兒那。直到我出嫁那天,五歲的大侄兒打電話(huà)哭喊著(zhù)讓我回家,他說(shuō)爺爺坐炕上抹眼淚呢,我才明白爹爹嫁女是怎樣不舍的一種心情,姐姐出嫁那會(huì )兒,爹不過(guò)是用忙碌來(lái)掩蓋他的情緒。

  那年哥哥剛工作,負責單位的采購,天天攜帶現金往來(lái),被盜竊團伙盯上,搶奪過(guò)程中哥哥為護單位錢(qián)財被砍傷,最嚴重的一刀僅差分毫就傷到眼睛。怕爹媽擔心就一直瞞著(zhù),我哥天天打電話(huà)哄他們說(shuō)在北京出差,后來(lái)被老鄉說(shuō)露了餡,我爹當時(shí)一股火走了牙神經(jīng),沒(méi)幾年牙都壞掉了。

  我爹和我媽吵了一輩子,這幾年總讓我們給評理,一邊是爹,一邊是媽?zhuān)睦镌u得了呢?他們脾氣秉性磨合了好幾十年,其實(shí)彼此也都習慣了,就像我爹總說(shuō)老媽做的飯不好吃,可別人做的東西他也不多吃幾口。老媽說(shuō)我爹不關(guān)心她,可那年老媽手術(shù),我爹聽(tīng)到消息就急忙從老家趕了回來(lái)。他們那代人的相處非得擰個(gè)勁來(lái),我們只能在其中和稀泥了。

  我哥給爹媽收拾了新房子,爹媽說(shuō)啥也不去,老兩口自己過(guò)。我們幾個(gè)時(shí)常過(guò)去聚聚,聽(tīng)他們嘮叨嘮叨。我爹76歲的生日宴上,我們說(shuō)出愿望:希望爹媽不吵了。爹在媽在,家就在!家和萬(wàn)事興!

 ?。ㄗ髡邌挝唬罕辨偙O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