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如炬的初心——追記清原滿(mǎn)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黨組書(shū)記、檢察長(cháng)潘非瓊(中)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記者 邵小桐 馬琳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2-02 10:15

  “老潘是個(gè)好人,白瞎了?!?023年年初,被潘非瓊勸說(shuō)息訪(fǎng)的孟某本想來(lái)院里找潘非瓊說(shuō)說(shuō)心里話(huà),結果聽(tīng)聞其已去世的噩耗,孟某雙眼含淚,半天說(shuō)出這句話(huà)。

  “小潘是我最佩服的檢察官,可惜了?!?022年年底,從武漢出差回撫順聽(tīng)說(shuō)潘非瓊的事后,時(shí)任撫順市律師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的林波感慨道。

  “潘叔叔咋沒(méi)來(lái)?我想他了?!焙苌俸屯馊藴贤ǖ闹橇埣矁和瘡姀姡ɑ?,在見(jiàn)到記者一行人后,用稚嫩的目光看向我們,歪過(guò)頭,努力地在人群中尋找著(zhù)。

  ……

  當大家的生活漸漸歸于平靜,只是提起那個(gè)名字,還沒(méi)細說(shuō),眼圈就紅了。

  悲泣,一別成永別。

潘非瓊

  “潘叔叔”的愛(ài)依然延續

  從清原滿(mǎn)族自治縣下高速,沿著(zhù)盤(pán)旋的山路開(kāi)車(chē)37公里就到了清原縣灣甸子鎮大那路村,再從村里到清原縣人民檢察院,路程還要加倍。

  山路顛簸,急彎很多,雪后更滑?!岸爝€好,趕上夏季我們來(lái)時(shí),還會(huì )有拇指般大小的野蜂在車(chē)內外出沒(méi)。我們今天走過(guò)的這段路,潘檢走了許多次,就是為了幫助方方(化名)母子,讓他們生活得更好?!迸c記者隨行的清原縣檢察院檢察官袁媛對記者說(shuō)。

  “我們縣院在辦理一起殺妻案中,發(fā)現被害人方方智力異于常人,通過(guò)鑒定,其系智力殘疾,經(jīng)進(jìn)一步調查,我們發(fā)現其家庭不僅屬建檔立卡的低保戶(hù),還有一個(gè)智力殘疾的孩子,于是決定對其進(jìn)行司法救助?!痹孪蛴浾呓榻B,“方方被救出后,就一直住在同樣有智力殘疾的母親家,在親屬的幫助下艱難生活?!?

  為了真正解決方方母子的生活困難,清原縣檢察院持續對其進(jìn)行關(guān)注,想要動(dòng)用社會(huì )力量對其進(jìn)行更深入的幫扶。

  “潘檢對他們的遭遇特別痛心和掛心,他不僅經(jīng)常帶著(zhù)我們到方方家探望,送去各種生活用品以及學(xué)習用品,還積極給方方的兒子強強(化名)爭取了‘事實(shí)孤兒’的認定?!痹赂嬖V記者,“事實(shí)孤兒”不僅能讓強強享受免費的教育,每個(gè)月還會(huì )有千余元的補助,這會(huì )讓他們的生活有很大的改觀(guān)。

  就這樣,時(shí)間長(cháng)了,很少說(shuō)話(huà)的強強和潘非瓊也漸漸熟稔起來(lái),“潘叔叔”竟也叫出了口。

  據親屬回憶,一到節假日,潘非瓊就和同事們來(lái)家里探望,放下帶來(lái)的東西就幫忙打掃房間?!拔艺鏇](méi)想到,檢察長(cháng)能這么和藹、這么親切?!?

  如今,強強的“潘叔叔”雖然“走”了,但是袁媛阿姨依然延續著(zhù)他的這份“愛(ài)”。

a1

潘非瓊(左)生前接待當事人的情景

  挨過(guò)拳頭也被扔過(guò)鞋

  潘非瓊是個(gè)心里有“愛(ài)”的人,他的愛(ài)不僅是對困難群眾,還有對法律的公平正義。

  回憶起與潘非瓊共事的時(shí)光,省人民檢察院第十一檢察部四級高級檢察官李瑩這樣說(shuō),“他總告訴我們刑法無(wú)情,每一個(gè)案子判決下來(lái)性命攸關(guān),會(huì )直接影響每一個(gè)當事人及其家庭。在與群眾接觸和辦案過(guò)程中,作為檢察官,不僅要有理性的一面,更要有感性的一面?!?

  在辦理2007年的一起殺人案時(shí),被害人妻子認字,但沒(méi)多少文化。宣讀權利告知的時(shí)候,她一聽(tīng)到文書(shū)號里“撫檢刑”3個(gè)字坐地上就哭,說(shuō)“檢察院膽兒太大了,這還沒(méi)判呢就減刑”,然后抬手就打。

  潘非瓊擋在她和書(shū)記員中間挨了不少拳頭。但潘非瓊還是把文書(shū)里的“檢刑”和監獄“減刑”的區別給被害人妻子講得明明白白。后來(lái)他又在附帶民事訴訟上較真兒,補充證據、完善證詞,幫被害人妻子拿到了數萬(wàn)元的賠償。

  一起案件開(kāi)庭的場(chǎng)景至今深深印在撫順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副主任張博腦海里。2010年年初,剛入職的張博與時(shí)任公訴處副處長(cháng)潘非瓊一同出庭。庭審中,被害人家屬情緒激動(dòng),突然脫下鞋子砸向公訴席,差點(diǎn)兒打到潘非瓊。

  張博吃驚地轉頭,只見(jiàn)潘非瓊淡定依舊,發(fā)表意見(jiàn)未受任何影響。

  庭后,張博憤憤不平地說(shuō),“我們憑什么要受這種氣?”

  潘非瓊則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,“案發(fā)時(shí)被告人為未成年人,被害人家屬行為過(guò)激可以理解,但我們必須依法出示偵查機關(guān)的補充證據。被告人和被害人的合法權益都要被依法保護。這不是受氣,而是職責?!?

  現在,張博也已從事刑檢工作13年,“潘檢的工作作風(fēng)深深影響著(zhù)我,每當我累了倦了,一想起他,便會(huì )重燃斗志?!?

  精彩作答職業(yè)必答題

  記者在采訪(fǎng)律師林波時(shí),他多次重復“可惜了”這3個(gè)字。

  “我和小潘認識20多年了,他在市檢察院干公訴的時(shí)候我們就是老對手?!绷植ㄌ寡?,“我們不僅僅是對手,也是朋友,不過(guò)是工作上的朋友?!?

  “敬業(yè)、認真、嚴謹、律己、和藹、能替對方著(zhù)想?!边@是林波對潘非瓊的評價(jià),“我最佩服他的就是,這么多年開(kāi)庭,作為公訴人,他從無(wú)紕漏,威嚴公正,讓人心服口服?!?

  在庭外,潘非瓊絲毫沒(méi)有檢察官的架子,和藹可親,這讓他和很多律師成了工作中的朋友。

  “2015年他負責市檢察院案管工作,每次我們到院里閱卷,他都熱情接待我們,給我們提供方便,從來(lái)沒(méi)耽誤或影響我們閱卷?!绷植ɑ貞?,2018年,潘非瓊發(fā)現律師查閱紙質(zhì)卷宗費時(shí)費力,于是就征求院里同意,免費為律師把紙質(zhì)卷宗變成電子版,這一舉措讓律師們贊不絕口,一些外地律師更是感慨檢察機關(guān)對律師閱卷工作的“人性化”。

  “我退休前是律師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,接觸的律師比較多,卻從未在哪個(gè)律師口中聽(tīng)到‘小潘不好’的話(huà)?!绷植ū硎?,“因為我們的工作性質(zhì),生活中律師是不允許和公訴檢察官成為朋友的,吃吃喝喝的事想都別想,但在工作中,我們誰(shuí)都想和小潘交朋友?!?

  2019年,潘非瓊第一次邀請律師召開(kāi)座談會(huì ),為避嫌,當時(shí)去的人很少。這次座談會(huì )上,潘非瓊征求了律師們的意見(jiàn),詢(xún)問(wèn)大家在工作中有什么難處,在哪些方面檢察機關(guān)可以提供幫助。

  座談會(huì )很成功,大家提出的建議只要是對的,都得到了檢察機關(guān)的支持。之后潘非瓊多次組織召開(kāi)這樣的座談會(huì ),去的律師一次比一次人多。

  “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(gè)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?!边@道人民檢察官職業(yè)生涯考卷里的必答題,潘非瓊用盡一生,精彩作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