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陰差陽(yáng)錯話(huà)擔保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馬 寧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3-08 09:18

  1996年初秋,我應報社之邀,就一起租用移動(dòng)電話(huà)的擔保糾紛案件寫(xiě)了一篇點(diǎn)評擔保行為的普法文章。說(shuō)來(lái)也巧,文章發(fā)出當天,我接到銀行電話(huà),催促我為某人擔保的信用卡償還欠款。

  打來(lái)電話(huà)的是某銀行信用卡營(yíng)業(yè)部工作人員。當時(shí),我未給任何人提供信用卡擔保。無(wú)論怎樣解釋?zhuān)@位工作人員堅持要求我馬上到營(yíng)業(yè)部還款近千元,否則將向法院起訴我,因為欠款人已查找無(wú)果。

  看來(lái)事出有因,我可能惹上麻煩了。1995年《擔保法》施行后,銀行對信用卡服務(wù)釆用《擔保法》規定的“保證和保證人”擔保制度,即持卡人不能償還到期欠款的,由擔保人承擔連帶保證責任,向銀行清償全部欠款。而令我擔心的是,有人假冒我的身份進(jìn)行擔保。

  在銀行信用卡部,工作人員首先核對我的身份證,然后宣講《擔保法》以及銀行的規定,著(zhù)重說(shuō)明應當承擔的還款責任。我當即提出:“怎么能夠證明我是這張欠款信用卡的擔保人?”工作人員說(shuō):“在我行同欠款人訂立的信用卡協(xié)議書(shū)上有你的身份證號碼?!彼蜷_(kāi)計算機,調出這份協(xié)議書(shū)的電子版,其中的擔保人身份證號碼的確是我的。我非常震驚,怎么會(huì )出現這種咄咄怪事!冷靜下來(lái)后,我要求查看這份協(xié)議書(shū)紙質(zhì)原件。工作人員只好把它從庫房里找出來(lái),一看協(xié)議書(shū),其中的緣由不言自明。

  原來(lái),為這張信用卡擔保的另有其人。擔保人是陳某,協(xié)議書(shū)上有他的簽名和身份證復印件。仔細核對發(fā)現,他的身份證號碼與我的相同。工作人員在查找這宗欠款的擔保人時(shí),沒(méi)有查看協(xié)議書(shū)原件,只是根據計算機信息系統中錄入的擔保人身份證號碼以及公安機關(guān)提供的信息找到我的。在事實(shí)面前,這位工作人員一再表示歉意,說(shuō)是頭一次遇到身份證重號的情況。

  出了銀行大門(mén),我直奔居住地公安派出所。民警同志聽(tīng)說(shuō)身份證有重號,當即調出戶(hù)口、身份證檔案和登記簿進(jìn)行核對。經(jīng)查,陳某,男,與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,同住這個(gè)公安派出所轄區,15位的身份證號碼也一模一樣。

  他的身份證辦理在先,尾號是“3”;我的辦理在后,檔案中核定的尾號為“7”,但登記簿上誤寫(xiě)成“3”,發(fā)證機關(guān)按照錯誤號碼制發(fā)我的身份證,因而我與陳某一直共用同一號碼。至此,真相大白。我立即請派出所出具證明書(shū),載明我的身份證正確號碼及其出現錯誤的原因,以便再遇到類(lèi)似情況時(shí),我能夠自證清白。

  一場(chǎng)虛驚就此結束。這起無(wú)中生有的擔保糾紛給我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擔保法治課。替人擔保就相當于給自己戴上枷鎖,對不熟悉、不可靠的人,絕不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,避免卷入欠款紛爭;遇有類(lèi)似法律糾紛不必慌張,對方?jīng)]有證據,還款責任也就無(wú)從談起;查清事實(shí)原委后,要迅速彌補漏洞,避免再發(fā)生類(lèi)似問(wèn)題。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這三點(diǎn)切身體會(huì ),比起伏案寫(xiě)文章點(diǎn)評他人的擔保案件更為實(shí)用有效。

 ?。ㄗ髡邽楣I(yè)和信息化部退休干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