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父親,我也成了你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記錄人:駐葫蘆島記者 鄭子超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3-22 10:31

  講述人:興城市公安局四家街派出所副所長(cháng) 李明修

  我最喜歡的一個(gè)姿態(tài),就是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,側過(guò)頭看向興城市公安局的方向——那里,是父親曾經(jīng)工作的地方。

  父親是什么?父愛(ài)是什么?于我而言,父親是我心里的一座山,父愛(ài)是他延續在我血液里的警魂。

  父親從警22年,從基層派出所民警干起,他有個(gè)“干一輩子警察”的簡(jiǎn)單心愿,卻犧牲在了工作崗位上。那一年,他才51歲。

  或許,我是父親“心愿”的延續,因為,我也成了一名人民警察。

  興城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路段是父親51年短暫人生的終點(diǎn),也是同為警察的我追尋父親足跡的起點(diǎn)。

  那天父親去徐大堡鎮派出所,到興城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路段時(shí),主動(dòng)脈瘤突然破裂,人當時(shí)就不行了。事實(shí)上,父親本身患有癌癥,沒(méi)想到會(huì )是另一個(gè)瘤要了他的命。

  2017年6月,父親被確診為“右肺小細胞癌伴縱隔淋巴結轉移”(肺癌)和“腹主動(dòng)脈瘤”。他沒(méi)有向任何人透露病情,一邊接受化療一邊投身工作,一再延誤治療讓他的病情不斷惡化。到了2018年,他已經(jīng)不得不接受放療了。盡管如此,他還是堅守崗位,利用早晨和晚上去錦州接受放療,白天照常上班,沒(méi)有請過(guò)一天病假。

  興城市郭家鎮處處留下父親戴著(zhù)帽子工作的身影——由于化療,他的頭發(fā)都掉光了。

  曾經(jīng),我很不理解,父親真的那么忙嗎?忙到我受傷,也沒(méi)有時(shí)間探望?2017年1月,我在出警途中遭遇車(chē)禍,導致右臂粉碎性骨折,做了兩次手術(shù)。但我在醫院住了半個(gè)月,父親僅在兩個(gè)晚上趕來(lái)看我,而且坐一坐就又忙工作去了……

  直到我“長(cháng)大了”,才真正懂得了一名人民警察的不易。逐漸地,我也成了他。

  父親走了多年,我也早已從第一次穿上警服時(shí)的“虛榮”中走出來(lái),從第一次成功處理警情時(shí)的緊張興奮中走出來(lái),從第一次立功受獎時(shí)的驕傲中走出來(lái)。

  我的資歷也逐漸“厚”起來(lái),先后參加過(guò)3個(gè)掃黑專(zhuān)案組,抓獲犯罪嫌疑人30余名,查獲涉案資產(chǎn)上億元……

  我還會(huì )時(shí)常思念因公殉職的父親,那個(gè)將我帶入人民警察道路的領(lǐng)路人。兩代人,懷揣同一個(gè)夢(mèng)想、同一類(lèi)理念、同一種執著(zhù),身披“鎧甲”,熱愛(ài)人民,服務(wù)人民,守護人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