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(lái)到遼寧長(cháng)安網(wǎng)
主辦: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(huì )    承辦:遼寧法治報

省法院發(fā)布毒品犯罪典型案例

來(lái)源:遼寧法治報 | 作者:本報記者 關(guān)月 |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4-06-26 10:33

  在2024年“6·26”國際禁毒日前夕,省高級人民法院通過(guò)公布毒品犯罪典型案例,進(jìn)一步揭示毒品危害,增強人民群眾識毒、防毒、拒毒意識,警示違法犯罪分子,彰顯全省法院依法嚴厲打擊毒品犯罪的鮮明立場(chǎng),本報選取部分案例進(jìn)行刊登。

微信圖片_20240625120857

省法院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現場(chǎng)

  案例一:杜某等人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案

  以供他人吸食為目的向不特定人群販賣(mài)具有成癮性、致害性的危險化學(xué)品構成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

  基本案情

  被告人杜某、李某甲、冉某為轉售一氧化二氮(俗稱(chēng)“笑氣”,一種具有較強的傳播性、成癮性和致害性的危險化學(xué)品)牟利,通過(guò)中介代辦機構出具虛假申報材料,分別于2021年11月1日、2021年8月3日、2021年11月25日成立3家化工公司,又分別于2022年2月14日、2021年5月11日、2021年11月19日違規取得《危險化學(xué)品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》,欲逃避法律的懲罰。2022年1月至2022年7月,被告人杜某、李某甲、冉某、王某、李某乙、黃某向不特定人群大量銷(xiāo)售一氧化二氮,共計銷(xiāo)售額80余萬(wàn)元,嚴重破壞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秩序,嚴重影響他人身體健康。

  裁判結果

  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杜某本人曾吸食“笑氣”,深知其危害,同時(shí)被告人李某甲等人及大量的證人均表明,從杜某處購買(mǎi)的并非是工業(yè)使用的一氧化二氮,就是用于吸食的“笑氣”,且實(shí)際上述從其處購買(mǎi)并得到的“笑氣”均被個(gè)人所吸食,也對他人身體健康造成或足以造成嚴重危害。被告人杜某、李某甲、冉某、王某、李某乙、黃某違反國家規定,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,情節嚴重,其行為均已構成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。據此,以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分別判處杜某、李某甲、冉某、王某、李某乙、黃某有期徒刑二年六個(gè)月、一年六個(gè)月、一年、十一個(gè)月、十一個(gè)月、六個(gè)月,并對以上被告人分別并處罰金。

  典型意義

  本案系向不特定人群銷(xiāo)售成癮性危險化學(xué)品“笑氣”的典型案例。一氧化二氮俗稱(chēng)“笑氣”,屬于工業(yè)用危險化學(xué)品,已被列入《危險化學(xué)品目錄》,長(cháng)期性吸食“笑氣”會(huì )產(chǎn)生記憶力衰退、神經(jīng)衰弱等情況,嚴重影響身心健康。本案被告人杜某利用偽造材料的手段騙取銷(xiāo)售“笑氣”的合法資質(zhì),大肆向不特定多數人販賣(mài)國家管制的危險化學(xué)品,對該危險化學(xué)品流入濫用渠道具有放任態(tài)度,以合法銷(xiāo)售資質(zhì)做掩護,擴散范圍更廣,造成的危害更嚴重。人民法院對被告人杜某判處刑罰,向全社會(huì )發(fā)出警示,無(wú)合法目的販賣(mài)具有成癮性的危險化學(xué)品,構成刑事犯罪,將面臨嚴厲的刑事處罰。

  案例二:張某販賣(mài)毒品案

  將合法取得未全部使用的管制類(lèi)麻精藥品,非法出售給非用于治療目的的人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

  基本案情

  被告人張某的妻子罹患惡性腫瘤就醫期間在醫院購買(mǎi)了鹽酸曲馬多緩釋片(舒敏)和鹽酸羥考酮緩釋片(奧斯康定)。后張某妻子去世,留下未服用完的鹽酸曲馬多緩釋片、鹽酸羥考酮緩釋片等止疼藥品。

  2022年6月22日,被告人張某在明知鹽酸曲馬多及鹽酸羥考酮為處方藥,屬于國家管制類(lèi)精神藥品情況下,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發(fā)布信息銷(xiāo)售剩余藥品,吸毒人員聞某通過(guò)某社交軟件與張某聯(lián)系確定交易價(jià)格及快遞郵寄等事宜后,張某將一盒鹽酸曲馬多緩釋片(10片)及一盒鹽酸羥考酮緩釋片(10片),通過(guò)快遞向聞某發(fā)貨,后被公安機關(guān)截獲并扣押??爝f被查扣時(shí)聞某已經(jīng)確認收貨,錢(qián)款已經(jīng)被張某接收。經(jīng)鑒定,張某銷(xiāo)售的鹽酸曲馬多緩釋片檢出曲馬多成分,鹽酸羥考酮緩釋片檢出羥考酮成分。

  裁判結果

  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張某違反國家對毒品的管理規定,向吸食毒品的人員販賣(mài)國家管制的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精神類(lèi)藥品,其行為已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。鑒于被告人張某所販賣(mài)管制藥品的來(lái)源為其配偶生前醫療止痛藥品,為合法持有,販賣(mài)毒品次數少、劑量小,主觀(guān)惡性小,犯罪情節較輕,予以從輕處罰。據此,以販賣(mài)毒品罪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六個(gè)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。

  典型意義

  本案被告人張某明知買(mǎi)家系購買(mǎi)麻精藥品作為成癮替代物的吸毒人員,仍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向吸毒人員販賣(mài)麻精藥品,已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。同時(shí),人民法院在判決中也考慮到被告人出售的麻精藥品系合法取得,其給妻子治病經(jīng)濟困難才試圖出售剩余藥品等情節,對其從輕處罰,在表明對麻精藥品濫用嚴厲打擊立場(chǎng)的同時(shí)也體現出司法的溫度。

  案例三:趙某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案

  少量種植大麻依然可能構成犯罪

  基本案情

  被告人趙某因在家中種植大麻,于2020年11月6日被公安機關(guān)處以人民幣500元的行政處罰。

  2023年7月28日10時(shí)許,在被告人趙某家院內,公安機關(guān)發(fā)現正在生長(cháng)的大麻原植物4棵,經(jīng)查系趙某種植,由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強制鏟除、提取并扣押。經(jīng)鑒定,該大麻原植物均含有四氫大麻酚成分。

  裁判結果

  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趙某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,經(jīng)公安機關(guān)處理后又種植,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,應依法懲處。據此,以非法種植毒品原植物罪對被告人趙某判處有期徒刑六個(gè)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。

  典型意義

  近年來(lái),部分不法分子非法少量種植毒品原植物,采取邊種邊賣(mài)等方式,妄圖逃避司法打擊。此外,有的群眾法律意識淡薄,認為自己少量種植罌粟、大麻等毒品原植物不構成犯罪。

  依照法律規定,種植罌粟、大麻等毒品原植物,經(jīng)公安機關(guān)處理后又種植的,無(wú)論種植毒品原植物數量多少,均構成犯罪。本案被告人趙某因種植大麻被公安機關(guān)行政處罰后,再次種植大麻,雖然僅種植大麻4棵,仍依法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(gè)月,具有很好的警示教育意義。

  案例四:隋某販賣(mài)毒品案

  藥店經(jīng)營(yíng)者向涉毒人員販賣(mài)國家規定管制的麻精藥品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

  基本案情

  被告人隋某系某藥店經(jīng)營(yíng)者,于2023年7月1日至7月18日期間,明知氨酚曲馬多作為曲馬多復方制劑已經(jīng)被列入第二類(lèi)精神藥品目錄,系國家規定管制的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精神藥品,仍然在自己經(jīng)營(yíng)的藥店內,向5名吸毒人員分別販賣(mài)氨酚曲馬多片劑20次,共計1620片,并收取毒資人民幣5440元。

  裁判結果

  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被告人隋某多次販賣(mài)國家規定管制的麻精藥品,其行為已構成販賣(mài)毒品罪。據此,以販賣(mài)毒品罪判處被告人隋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(gè)月,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(wàn)元。

  典型意義

  從我省審理毒品犯罪案件的情況看,藥品銷(xiāo)售從業(yè)人員違反國家的藥品管理法規,向吸毒人員販賣(mài)麻精藥品的案件時(shí)有發(fā)生。藥品銷(xiāo)售從業(yè)人員有銷(xiāo)售麻精藥品的合法資質(zhì)和穩定的藥品來(lái)源,因此部分吸毒人員在尋找成癮性毒品替代品時(shí)經(jīng)常會(huì )到處尋找愿意違法出售麻精藥品的藥店,部分藥品銷(xiāo)售從業(yè)人員法律意識不強并存有僥幸心理,違法向吸毒人員銷(xiāo)售麻精藥品。本案向藥品銷(xiāo)售從業(yè)人員發(fā)出警示,勿貪圖小利違法違規出售麻精藥品,否則會(huì )遭到嚴厲的刑事處罰。